江秋

脑洞比天大,唯爱曦瑶晓薛宋晓薛

cp洁癖有点严重

没标题

这天
嫁出去多年的薛成美,呸,薛洋同学,脑子猛然一抽。
发现 他好像很久没回去看小(娘)矮(家)子(人)了

有句老话说得好,闲(想)着(搞)没(事)事(情)回家看看,

于是薛洋拍了下大腿(当然拍的是晓星尘的大腿),当即决定,回娘家(搞)省(事)亲(情)去

灰常雷厉风行的定了张半小时后的机票。
拉着自家老公们赶飞机。

所幸他还记得带老公,不然他连机场的门都进不了 毕竟,人家机场,要进去是要用身份证地

薛洋心大,不记这些有的没的

或者说是因为,他相信他老公晓星尘和宋岚会办好一切,没事情让他操心,所以他索性啥都不记了

嗯,有老公的人,就是这么任性

晓星尘和宋岚真的非常能干,不仅是在床上,生活中也一样,而且他们非常了解薛洋

在薛洋猛然拍了一下晓星尘大腿的时候。他们就看出来了薛洋想回娘家了

在薛洋向晓星尘撒娇,为拍他大腿下手重了一点的事道歉的时候,宋岚已经吧需要用的东西都整理好了,包括一个月分量的糖

在宋岚陪着薛洋订机票的时候,晓星尘已经把车定好了。屋子整理好了,电闸关了,天然气关了… 一切打点好了

在薛洋定好机票准备去的时候。晓星尘宋岚在猜拳,最终,晓星尘赢了,心满意足的抱着薛洋上车了,宋岚紧随其后

嗯,有这么体贴心思细腻温柔…的男朋友们,怪不得洋崽什么都不用记

就这样,轰轰烈烈的三人组,一路上向路人就恩爱和互绿,到了薛洋娘家在的J市

薛洋娘家的人,金光瑶,在自家崽子早上发信息说要回来的时候

立马不跟他的老公蓝曦臣在床上腻歪了,

起床,沐浴更衣

挑了一个看不出来是增高鞋的增高鞋换上

开着最新款保时捷,领着十二辆不同型号的保时捷 ,亲自去接机

当然,全程他把蓝曦臣忽略了

于是宋晓薛三人刚下飞机看到的就是,十三辆不同型号的保时捷在那非常霸气的停着

前面站着微笑着的金光瑶

看薛洋到了,金光瑶笑的更欢了,他本来就长的好看,这下笑的不知道迷的多少人失了魂

而薛洋,在看到金光瑶的那一刻,脚步就没停过。到最后几乎可以说是冲进金光瑶的怀里的

“瑶瑶,我好想你啊~”薛洋撒娇道,

“嗯,我也想你,刚刚定了你最喜欢去的丰合城的座位,为你接风洗尘。点了你最喜欢的菜,现在先把行李收拾一下,等会去,好不好”金光瑶摸了摸薛洋的头,宠溺的说道

“好哒,都听瑶瑶的,宋岚晓星尘你们快点,马上去饭店吃饭”薛洋对着后面拿着行李的两位说道

“好”
“好”
晓星尘和宋岚答道
表面非常稳
内心:媳妇儿见了妈就不要我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一直被忽略了的蓝曦臣此时依旧保持着微笑
虽然快笑裂了就对了
内心:老婆见了儿子回来就不要自己了,怎么办,急

饭局上薛洋金光瑶两人相处非常融洽,融洽到感受不到其他三个人的存在

被忽略的三个人表面稳如老狗,内心:媳妇儿(继续)忽略我了…没事,艹一顿就好

于是。晚上金光瑶的房内
“阿瑶,下次还忽视我吗?”蓝曦臣说完,还坏心眼的顶了一下
“嗯…啊…不…不忽略了…啊哈…二哥…慢…慢点…”

隔壁薛洋的房间则是
“知道错了吗?”晓星尘宋岚同时说道
“啊哈…道长…嗯…我错了…饶了我吧…啊…”

于是薛洋回家省亲的第二天是在床上度过的。当然金光瑶也是一样

可喜可贺可口可乐

现学现卖的sm…

如题…感觉我学习能力越来越差了,还有好多没懂,先凑合着看吧

1
“今天源博雅请客,竹子你不去吗?”
“嗯嗯,哥哥你不去吗?”
金鱼姬和辉夜姬同时对着坐在那里认真整理资料准备回家的万年竹说道
今天他们的老大,平安京总裁,安倍晴明,的好友,源(地)氏(主)大(家)少(的)爷(傻儿子)源博雅,为了为了追求他的竹马竹马大天狗,而摆的宴席,据说最后的高潮是博雅单膝跪地求婚
这等好戏,万年竹看不到也是有点可惜

“嗯,不了,今天我临时有事,辉夜你去的话注意安全”万年竹说道,看着辉夜姬期待的表情,万年竹一瞬间是想跟她一起去的,但也仅仅是一瞬间而已
他对着辉夜姬说了声抱歉,便匆匆离开了
一路上很着急,时不时的看着手表,祈祷七点慢点到,毕竟如果不在七点之前到达的话,他的主人,可是会惩罚他的
许是万年竹的祈祷有用,一向堵车的路今天一反常态的通畅,七点之前,他顺利的到达了郊区的一栋私人别墅,也就是他主人的家

竹曲:主人,奴到了

万年竹打开手机,给他的主人发短信说道,
如果此时有认识万年竹的人,看到他发的消息。肯定会吃惊的下巴都掉下来
毕竟。向来清冷孤傲的万年竹,竟如此恭敬的称呼另外一个人为主人,甚至称自己为卑贱的奴仆,实在是一大奇事

海神:今天临时有事,会晚点到,钥匙你知道在哪,接下来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了吧

他的主人,也就是这个昵称是海神的男人,很快的,就回复了他

竹曲:是的,主人,奴知道

向海神表示自己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好,万年竹轻车熟路的从大门左边的花盆下面拿出了钥匙,打开别墅的大门
径直走向玄关旁的更衣室,将身上的衣物尽数褪去,露出洁白如玉的胴体
他的皮肤很白,在灯光下有种朦胧的美感
胸前的红缨挺立,穿有银白色的乳环,让人忍不住想要揉搓一番
他的腰很细,甚至比很多女人的腰都细,很有韧性,当然,后者只有他的主人知道
腹部很平坦,人鱼线刻在上面更显性感,在腰窝处,刺有荒,这个字,这是海神的真名,是他主人留在他身上的印记,这使他感到非常幸福
再向下去,便是修长的双腿,以及腿间的XX。与正常男人不同的是。万年竹的那个像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光洁,并没有很多人都有的浓密的黑毛…
那是他主人亲手为他刮去的,是他的荣幸,寓意着他对他的主人毫无掩饰

万年竹拿过挂在旁边的项圈,系在脖子上,满意的看着镜子中自己的模样,慢慢跪了下去,以爬的姿势移动到门前,跪爬在地板上,等待着主人荒的归来

没标题

这天
我们的忘羡夫夫和宋晓薛三人组遇上了
同行见同行,两眼泪汪汪,呸。泪汪汪没有。眼红了倒是真的。
于是魏无羡和薛洋就杠上了
从老公比到了酒量,两个受谁都不肯承认自己酒量比对方差
于是为了分出胜负。当即包下了一个酒馆,来比
然后…这俩就这么喝醉了
然后就又回到了比老公上来
魏无羡:我家二哥哥,面冠如玉,风度翩翩,貌若天人……此处省略n个夸奖的词
薛洋薛成美小朋友。一时间竟被魏某人飙成语的行为振住了,因为他没读过书,他们金爸爸和他的两位老公还没来得及教他常见字以外的东西。魏无羡说的那么多深奥的成语。他一个没听懂
但是,即使没听懂,气势上也不能输
成语。不就是四个字的组合嘛。你薛爷爷也会
于是薛洋就开始胡编乱造了
薛洋:我家道长明月清风傲雪凌霜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器大阔好…
薛洋的胡编乱造,倒也是说对了不少成语…等等养崽,你知道你最后一个说的是啥吗?

魏无羡:器大阔好?二哥哥也是,二哥哥非常XX…每一下都令人飘飘欲仙…
薛洋:哼,我的道长更是,你看宋冰箱,攻势如狂风暴雨,连反应机会都没有呢…你看道长,非常的粗长,虽然速度比较慢,但是一下就像被捅穿了一样…
……
见自家媳妇神志不清的在哪里比XXX…蓝忘机和二位道长互相眼神示意,
一个抗起魏无羡就去客栈,两个,抱着薛洋回家

呵呵呵,今天注定是个不眠夜呢



我灰常不要脸的…求小红心…顺便把我的心心送给你们

大概…是乱写的…段子

我喜欢那个吹笛子的,但我打不过那个拿叉子的(有人跟我说,荒手上拿的是叉子)
我喜欢那个黑长直的但我打不过那个杀马特的
喜欢那个超可爱的病娇,但是我舍不得打那个超温柔的风神
我喜欢那个满口大义的,但我打不过那个射箭的
我喜欢那个断了一个胳膊的,但我打不过那个拿葫芦的

洋洋生日贺文

接上文
一众人走后房内就剩下喝醉了的薛洋和他老公晓星尘了

“嗝,晓星尘,我告诉你下次不准不理我,不准有事瞒我”喝醉了的薛洋格外的粘人,趴在晓星尘怀里不肯起来,听他说的话,就知道。他是在埋怨晓星尘瞒着他为他准备生日的事
“好好好,再也不瞒着我们阿洋了”晓星尘一脸宠溺的说道
“说话算话”薛洋说道
“嗯,算话”晓星尘说道
晓星尘这句话就像安眠剂一样
薛洋听完倒头就睡着了
晓星尘笑了笑,抱着薛洋回了卧室。将他放在床上,凑在他耳边,轻轻的说道,这是他今天没来得及说出来的祝福
“生日快乐。我的阿洋,今后也要快乐下去哦”

洋洋生日贺文

三十分钟前才知道今天洋洋生日,匆匆忙忙码了这篇渣文,请见谅

以及,等了四年,洋洋终于有生日了。感动


薛洋觉得。今天他身边的人都被夺舍了
忘羡那对虐狗夫夫今天大发善心不来闪他眼了,嗯,这是好事
小矮子一直在打电话,对象好像是他二哥,也不知道他们在商量些什么
江澄金凌…这几个不在…没什么
最让薛洋受不了的是,他家道长,明月清风晓星尘。不理他了
一大早就起来,连晚安吻都没给他,就走了
中午回来匆匆忙忙吃完饭,还没等薛洋开口,又走了
晚上八点了,薛洋在外面玩够了,想回去
他家道长打电话跟他说。让他在外面在流浪会

薛洋内心:XXX…晓星尘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薛洋越想越怕,他怕他真的头顶青青草原了,于是,疯狂飙车,闯了三个红绿灯赶了回去
开门想要逼问晓星尘怎么回事

在他开门的那一刻,他懵了

在屋里忙碌的众人更懵了
“沃特…小师叔你不是说薛洋回来还有一会的吗”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魏无羡,也是这次派对计划的策划之一,派对上的满汉(辣椒)全席就是他布置的
“成美你回来的真巧”接着,金光瑶也反应过来了,笑着说道,表面稳如老狗,内心慌的一批。
他是主谋,这次计划是他想出来的。场景布置一半正主回来了,可不在他的计划里
“我也不知道啊,阿洋平时很听我的的,让他晚点回来,他不会这么快回来啊”晓星尘说道
“那现在文办…”蓝曦臣说道
“坦白从宽?”魏无羡说道
“那就坦白吧…”

众人就这样在屋子里面激烈的讨论了起来
激烈到,忽视了站在门口的薛洋

“所以,你们今天跟被夺舍一样就是为了给我庆祝生日?”被忽视了的薛洋反应了过来,打断了众人的讨论
“是啊,成美你没过过正经生日,所以我就请了魏无羡他们来给你过一个真正的生日”金光瑶说道
“是啊是啊,为了你。我还亲自下厨了呢”魏无羡说道,
“这是阿洋和我在一起的第一个生日,很有意义,所以才跟金总合作的”晓星尘说道
“…”
……
听着他们的话,薛洋内心早已感动的不能自己,但表面还是硬生生的装出来一副日天日地的样

“好啊,这么大事你们敢瞒我,我饶不了你们,无羡你亲自下厨是想毒死我吗,道长你竟然为了这个一天没理我…”
薛洋下去一人敲了一下头,晓星尘除外

“哎呦喂,你这小流氓,好心帮过生日,你竟然还打人,二哥哥你说,薛洋是不是很过分,小师叔你也管管你家媳妇”魏无羡揉揉脑袋装作很痛的样子说道,顺便还扑进了蓝二的怀里
“成美,这个月糖你是不想要了是吧…”金光瑶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好吧是皮笑肉也笑的调笑道
……
“呀。人都到齐了,刚好蛋糕也做好了,来吹蜡烛吧”江厌离端着一个超大的三成蛋糕进来,看着要闹的众人,温柔的说道

“小流氓,快快快,吹蜡烛许愿”魏无羡说道
“成美,吹蜡烛吧,愿望也可以说出来的,反正我能帮你实现”金光瑶说道


看着一脸期待的众人,薛洋闭上眼睛,双手合十。用这辈子最虔诚的心。许了一个愿望

如果真的有神存在的话,那么请聆听我的愿望,我希望我薛洋能永远的,和他们这群人。在一起,永远永远

对于薛洋许了什么愿众人很是好奇,无奈薛洋不愿说,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
因为薛洋说了,他们现在在一起就是最好的。愿望什么的,不重要的
也是,只要他们在一起。就是最好,只要他们在一起,别说一个愿望,就是一千个愿望也能实现



冠军之队

比赛前一天,星海众人来看场地
“哇偶,二哥哥你快看,这个比赛场好大呀。”看着偌大的比赛场地,魏无羡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一样惊叹道,他一直以为,比赛场都是跟挑战赛的那个场地,一样大呢,毕竟都是赛场,能有多大差距,但是谁告诉他就是有很大差距,
“嗯”蓝忘机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但就这一声嗯,蓝曦臣听出了不同的意味。他的胞弟现在心情很不好,因为明天团队赛不能和弟媳妇一起出场。
魏无羡大抵也是听出了蓝忘机现在的心情不好,上前抱住他家二哥哥说道“二哥哥,羡羡永远是和你在一起的”
“嗯”蓝忘机说道,看向魏无羡的眼神柔和了起来(虽然看起来还是面无表情)环住他家媳妇,搂紧
不能一起出场也无所谓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就好
蓝忘机在心里默默想到
(我:无羡无羡,你怎么听出来的蓝二心情不好的呀?
魏无羡:我和二哥哥夫妻,哦不,夫夫这么多年,可不是白过的,二哥哥刚刚是嗯不是嗯,嗯代表心情不好,心情好的时候是嗯
我:有…有啥差别吗?
魏无羡:差别蛮大的啊
我:…,好吧…恕江某愚钝…)
“MD死给”恰巧站在忘羡后面的江宗主,今天依旧是黑着脸想放狗。
“江…江宗主…您冷静”温宁小天使,拉着江橙的袖子弱弱的说道,生怕他一言不合就把仙子放出来吓到自家公子
“啧,知道了,真麻烦”江橙哼了一声。把头别到一边。当然,只要是眼不瞎的人都看得到,他那通红的耳根。这货明显又傲娇了
(对不起,看完原著后我就萌上了江橙X温宁)
“呀,道长~洋洋吃到狗粮了,洋洋不想吃狗粮,你还要吃糖~”向来秀恩爱,不忍示弱的薛成美同学见状,立刻要扑进 他家道长的怀里撒娇。
然而他忘了一件事。
他所在的位置再偏一点点,就是台阶,不高也就三米而已
所以在他想都没想去,扑晓星尘的时候,很不幸的踩空了,径直摔了下去。
“阿洋!!!”“成美!!!”在薛洋摔下去的时候响起两道声音,一个是晓星尘一个是金光瑶
他们想要及时抓住下坠的薛洋,然而,薛洋最近吃的有点多,体重上升,坠落速度明显加快,所以,他们没抓到…

“啊啊啊啊啊!!!!”
“很吵,闭嘴”宋岚看着他怀里明明没摔到却还是以为自己摔到了而尖叫着的薛洋,皱着眉说道
“哎?没死?” 预想中的痛感并没有传来,薛洋有些疑惑的说道
“死什么死,才三米死不了”金光瑶此时居高临下的坐在台阶上,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搞的竹竿,敲了敲薛洋的头,责怪道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刚刚要不是宋道长恰巧在下面,有他接着你,绝对可以摔的你疼好久,还不快点谢谢他”
“哎?”听到金光瑶这样说,薛洋才意识到,救了他的是宋岚,而现在,他正被宋岚公主抱在怀里
“啊啊啊啊啊…”于是薛洋发出了比刚刚更加大声的尖叫
“…”宋岚持续冷漠
“阿洋你没事吧,子琛,刚刚谢谢你了”此时晓星尘也匆忙赶到了,
薛洋看到晓星尘,挣扎的从宋岚怀里跳出来,扑进晓星尘怀里,摆了个标准埋胸的poss后,便不在言语
“无需言谢”宋岚淡淡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流氓,你刚刚叫的真好听,再叫一个听听”魏无羡打趣道,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狗尾巴草不停的戳着薛洋的脸
“闭嘴”薛洋说道,语气却比平常弱了三分
魏无羡笑的更甚了

“兄长…”蓝忘机看着从刚刚开始就有些不对劲的蓝曦臣,有些担忧的说道。
“忘机我没事”蓝曦臣说道,如果忽略他快破碎的笑容的话,还是比较有说服力的
他这样也难怪,谁看到自家媳妇关心别的男人,关心到忽视自己,心情都不会太好

“我去…我就去处理了件事,发生了啥”刚刚办完事的苏沐秋,回来,看着笑着正欢的魏无羡,小媳妇样埋在晓星尘怀里的薛洋,笑容快崩了的蓝曦臣,非常迷的问道
“什么都没发生”众人异口同声道
于是,苏沐秋更迷了




公布一下众人职业
苏沐秋(队长)——神枪手——叶落知秋
魏无羡——召唤师——陈情
蓝忘机——元素法师——避尘
薛洋——魔道学者——降灾
晓星尘——牧师——霜华(因为薛洋是个浪到飞起的魔道学者,于是晓星尘就玩牧师负责奶他)
宋岚——气功师——拂雪(一派宗师的岚岚,感觉挺适合气功师的)
江橙——战斗法师——三毒
温宁——机械师——鬼将军
金光瑶——枪炮师——恨生
蓝曦臣——术士——朔月
金凌——剑客——岁华
蓝思追——鬼剑士——问灵卜阵
聂怀桑——刺客——一问三不知
蓝景仪——弹药专家——仪景蓝
白祁——牧师——未雨绸缪

对阵蓝雨团队赛名单
未雨绸缪
叶落知秋
三毒
降灾
陈情
第六人问灵卜阵
擂台赛
避尘
岁华
一问三不知
仪景蓝
拂雪

可能要暂时停更主线了…因为我还没研究透全职里面比赛运行机制和各战队大法及应对策略…
但是二线番外时不时会有




误会

     

             0
“嗒嗒嗒…”空旷的房间里,安静的,连时钟走动的声音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晓星尘坐在沙发上,正对着大门。
脸上不在挂着春风合曦的微笑。取而代之的是和宋岚一样的冰块脸
嗯。他在等薛洋回来

                    1一
至于为什么是冷着脸等自家媳妇回来,这就要从今天下午的事说起了

.                  2
这天我们的24孝好男友,晓星尘,炖了鸡汤带上糖果,准备给薛洋送去。

但在晓星尘准备推开薛洋办公室的门的时候,他听到了薛洋的声音,薛洋好像再跟什么人说话
受好奇心驱使,晓星尘就没直接推开门,
从门缝里观察里面的情况
然后…晓星尘觉得自己绿了…
他的阿洋,在跟一个女人?说话,本来说话没什么,但是说着说着阿洋抱住了那个女人…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晓星尘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在薛洋抱住那个女人的那一刻,晓星尘就离开了
随便找了个垃圾桶把汤扔了,回家了

          3
然后,晓星尘就一直坐在沙发上,等着薛洋回来

     4
钥匙转动的声音响起
看样子薛洋回来了了
晓星尘端正了坐姿

“小星星~我回来了~”果不其然,在门开的那一刻。薛洋的声音响起。说着他每天都会说的话
然而晓星尘并没有像以前一样的笑着回一句“欢迎回来,阿洋”
这令薛洋感到疑惑,但当他看到宋岚版本的晓星尘的时候,什么疑惑都没了,因为他被吓住了
他的小星星可是很少这样的,上一次还是薛洋生病不去医院的时候
而这次…薛洋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5
“薛洋,我们在一起多少年了”晓星尘冷着脸说道
“三…三年…”突如其来的问题吓的薛洋一愣一愣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哦,是吗。三年了,也是,你也该厌烦我了”
“哈?啥?”听他这么说薛洋就很迷,有些摸不到头脑
“分手吧”晓星尘说道
“嗯???小星星你不爱我了,竟然要和我分手”薛洋委屈巴巴的盯着晓星尘说道
“是你先不爱我的,薛洋你是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个女人的事吗?”
“?什么女人”薛洋更迷了,他什么时候跟女人搞过?他怎么不知道
“别装了,我都看到了,今天下午你办公室里的那个女人?”
听他这么一说,薛洋总算反应过来了,今天下午他办公室确实有个“女人”,姓金名光瑶,没错就是薛洋死党金光瑶扮成的,金光瑶因为打赌输给了薛洋,被迫要穿女装

“小星星,那个是金光瑶呀”薛洋说道,心里吧金光瑶祖宗问候了千千万万遍,没办法,谁让金光瑶早不履行承诺晚不履行承诺的,偏偏在他男朋友来的时候女装
还成功的让他男朋友误会了

“金总裁是男的”晓星尘就抱着一种编,你继续编的心态说道
见他如此,薛洋把手机拿出来,打开相册,给他看
“喏,就是这个啊,你今天看到的就是瑶瑶他女装的样子”
…看了看照片,晓星尘陷入了沉默
想了想决定赖皮一次
打横抱起薛洋朝卧室走去
“既然是金总裁的话,那就不分手了,但是我还是很吃醋,所以阿洋,明天请假吧”
“!!!”薛洋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被晓星尘堵住了嘴巴

接着,卧室里传出了暧味的声音

其实我挺想在中间加段车的但是想到乐乎会屏蔽,于是就愉快的没发

这个是某个小可爱点的梗,
而另一个小可爱点的宋薛是这个文的另一个结局(没错我就是这么懒,懒得想另一个梗了),等我有空就发出来
那个名字叫做:闲着没事不要乱怀疑自家媳妇,不然怀疑着怀疑着,怀疑就成真了

冠军之队

时间是个神奇的东西,你在意的时候他走的很慢,一不在意,就飞速跳跃。
这不突然觉得还没玩多久呢,常规赛就要开始了,
而对战名单也确定好了,
星海第一轮的对手是蓝雨,刚开始就要对阵豪门,最让星海的众人不得不加强训练,没办法,谁让他们都是新队,谁让他们的军师白祁是个严重的悲观主义者。
不管从哪个角度,他们都需要这场胜利,当然蓝雨也是,第一场,被一个新队打败,对蓝雨这个赛季是绝对不利的。
所以在比赛开始前,两支战队都进行了秘密特训,为的就是拿下新赛季的第一场胜利。

“无羡你的连击有破展,洋洋注意手速的收放…”
此时的星海战队,正在进行对战训练,看着他们的操作操作,苏沐秋不断提出他们的问题,帮助他们改进,在确认基本没有问题后,苏沐秋转身对一直坐在角落,他们的军师白祁说道
“白祁,不要光顾着研究其他战队的打法,要提高一下自己的操作。”
听到他这样,说,白棋沉默了一会儿,关掉录像说道
“沐秋,团队指挥交给我真的好吗?我技术与职业选手差距太大了…”
“但是你脑子转的快啊,你看喻文州他不也有手速这个致命的弱点吗?但人家照样是四大心脏”
苏沐秋无奈的说道,
他们的军师什么都好,就是太自卑了,这点从苏沐秋把她从网游里挖出来的那天开始,就一直没变过,但又没有什么好的方法,苏沐秋也只能,在他不自信的时候鼓励一下他。
“可是他是职业选手?”
“你不也是?好啦,别多想,好好训练”苏沐秋拍拍白棋的头说道
“嗯”白祁恩一声,算是当做回答了。
在苏沐秋处理队员心理问题的时候,蓝雨在…
“小卢,看好喽,这个时候对手这里有破绽,从这里攻击,他让他们之间联系在…”联盟有名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正在教他们蓝雨的精英小未来未卢瀚文如何在一瞬间找到和抢到的机会进行反杀
“哦哦…”小未来正兴致勃勃的听着,并学习着。
“这个角度的话,这样或许能破解…”蓝雨的心脏,喻文州,正在研究如何破解对手的打法。
“哎…真是亚历山大啊”郑轩兴致缺缺的训练着。
其他人该训练都在训练,不该训练的还是在训练。
如果苏沐秋知道了的话,恐怕会感慨一句,为什么同样是战队差距怎么那么大
毕竟蓝雨是训练三小时休息半小时,而星海是训练半小时休息三小时,即使是特训,也只是训练一小时休息三小时而已…
差距是蛮大的。…

总之,双方就在这样的状态下迎来了比赛。

白吃了整整三年半的我…现在才出来写文,不要在意
为了还我白吃的账,于是,你们随便点梗吧,晓薛宋薛都可以
嘻嘻嘻





还有,我拒绝ky和虫子